·●公众号OST_Island

·● 
 昨天我做了两件事。
 在地铁上给了一对温暖的恋人让座位。我也是根据从天津站换乘地铁线路的话,应该就是做轻轨去了宜家,况且还买了很多家居相关的东西。tamen穿着情侣T,踩着双情侣鞋。年纪嘛应该不小了。我知道去去一次宜家挺累的。换乘地铁还要走好远,宜家里也要走好远。看着tamen拿了不少东西我就让座给女孩了。
 同时我也好羡慕。因为我这种没家的人去宜家也只是逛。边逛边看人家念叨咱家需不需要这个,需不需要内个。
 我只好自己脑补自己的家是什么样子的。那次去宜家的那种心酸酸的感觉。况且还被老头讹了,再见证一下我已经知道警察的和稀泥式调解。就是令没有主动引起过错的一方向引起过错的一方赔偿。原因很简单啊,因为对方岁数大。
 被没有家打击一番,又被社会的无情二次打击。

 临近下车的时候,我祝了那一对儿恋人七夕节快乐。希望你们平安、幸福。

 出地铁站的时候,看到了一个女孩费力的拎着大行李箱下楼,我又急忙帮她拎下去。问一个刚开始我也不知道是她的同伴,要不要拎上去正好我要出站。没想到人家一起的...那个同伴说我刚拎下来。

 其实我还是想做个善良的人的,虽然我知道善良要面对多少的恶。我知道善良的成本是恶成千上万倍。我也希望自己是个恶人。与人争抢座位,即便不累。对需要帮助的视而不见不会有愧疚感。对善良压制成恶待人。我知道那样会很轻松吧。不会想现在一样,任何一个细节都足以撼动。

 但是我竟然还是选择尽可能善良一点。

 对比来看,人性这玩意儿还真特么挺可怕啊。

 “和昨天一样的:原图→结构+锐化→滤镜”

评论

© ·●宫瑾墨 | Powered by LOFTER